当前位置:东港新闻网 > 娱乐新闻 >

20集讲10个故事 系列剧《在一起》聚焦

2020-06-17 07:17 来源: 作者:东港新闻网

   

  借鉴电影《我和我的祖国》,20集讲10个故事,计划10月播出

  系列剧《在一起》聚焦抗疫普通人

  近日,新京报记者探班抗疫剧《在一起》北京、无锡、上海拍摄现场。据悉,SMG副总裁陈雨人2月接到广电总局电视剧司的创作任务,希望“以比较快的方式,以纪实的风格,以真实的故事为原型”,拍一个今年就能播出的系列剧,展现中国人民战胜疫情。陈雨人找到耀客传媒合作,定下《在一起》的创作方式——借鉴电影《我和我的祖国》,每两集一个独立故事,全剧共20集,由不同的导演编剧分工合作,尽快完成在10月播出。

  对于观众们普遍关心的,这部反映国民记忆的剧集到底拍什么、怎么拍、演员们又是怎么演等问题,记者采访了剧集主创,了解到剧中不会出现任何现实中的名人,主角都是医护人员、外卖小哥这样的普通人。

  拍什么?

  没有名人,只有普通人

  因为展现的是现实社会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在一起》筹备消息一传出就备受关注。观众在网上热烈讨论自己心目中的“抗疫英雄”的演员人选,还有网友自发票选了陈道明是最适合演钟南山院士的演员。陈雨人在上海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在一起》刻画的主角都是普通老百姓,譬如雷佳音饰演的在封城期间白天送外卖、晚上志愿接送医护人员的快递小哥,没有任何现实中的名人。

  “这一次,我们的想法和广电总局领导的意见很一致,希望剧里不出现名人,以普通老百姓为主。名人当然起了带头作用,但真正打动我们的,是快递小哥这样的普通人。别看他是普通人,在武汉封城的这段日子里,很多人是靠快递小哥维持住大家的联系、维持住生活、包括维持住信心,很了不起。”陈雨人表示,剧中肯定会展现医护工作者的集体形象,借鉴真实的情节塑造人物,但不会是非常具体的某一个人。

  拍摄《在一起》这样的“时代报告剧”,影视创作者会有点犯怵,担心拍得过于高大上,塑造出的人物不够接地气儿。

  导演沈严就直言,他一开始没敢马上答应,直到《摆渡人》故事大纲出来,看后觉得写得挺好的,才接了下来,并找来雷佳音演快递小哥。“就写了一个平凡的老百姓,我看了觉得挺感人的。”刘江导演同样是被剧本打动,才决定执导《搜索》单元。“剧本真是把我看哭了,我就接了。里面陆朝阳(黄景瑜饰)这个人物,六岁时赶上非典,双亲去世。他受了刺激从此拒绝跟外界有情感交流,但他另一方面能力很敏感发达。这次他作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进行流行病学溯源调查,这方面能力立了大功。这个人物的独特性和成长,让我很感动。”

  《摆渡人》和《搜索》之外,正在无锡第五人民医院拍摄的《同行》、正在上海嘉定体育中心拍摄的《方舱》,也都以普通人为主角。《同行》由滕华涛执导,杨洋、赵今麦主演,讲述武汉封城后,身在外地的呼吸科医生乐彬(杨洋饰)、检验科医生荣意(赵今麦饰)结伴逆行,历经坎坷最终回到武汉,履行医生职责的故事;汪俊导演,靳东等主演的《方舱》,以带队整建制支援武汉方舱医院的胡庆生医生为主角,他带领年轻的医护人员,救治方舱的患者,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怎么拍?

  反季节拍戏,1:1还原方舱

  仍未完全结束的疫情防控,给拍摄带来了挑战——比如不能实地取景,一些普通外景地很难进入拍摄;要克服反季节拍戏的困难,在炎热的夏天拍冬天的戏。

  《摆渡人》4月初开机,是全国最早复工的剧组之一。讲的是武汉的故事,但整部戏都在上海拍,找的也是当时人在上海的演员。“那个时候得为大家的安全负责啊,就在上海尽量找没有上海标志的地方,通过布景还原武汉的一些东西。”沈严说,当时疫情防控很严,想要进入医院、居民小区取景拍摄,比现在难得多,必须找卫健委下文件才行。

  雷佳音透露,岳云鹏和贾乃亮都曾主动请缨,想在剧中演个外卖小哥,但当时他们在北京隔离,赶不上拍摄进度,只能作罢。雷佳音3月底就从东北老家返回上海,开拍时已经结束隔离。

  刘江导演感慨,剧情是在北京的严冬,现在的北京绿意盎然,“刚开机那天还各种飞絮,我都崩溃了”。拍摄中各种避着,后期还要动用大量特效来擦穿帮镜头。另一部正在拍的《同行》,有很多两位医生在路上的戏。“疫情期间基本上路上都没人没车的,现在交通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所以每天在路上需要花大量的时间跟制片部门、其他各个部门配合,想办法拦人拦车。”滕华涛说。

  汪俊执导、靳东主演的《方舱》单元,1:1还原武汉第一座方舱,最后选定了嘉定体育中心。“基本上(跟武汉方舱)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这里的观众席座椅是红色,武汉的是蓝色。”

  怎么演?

  戴口罩不化妆,放大动作

  和以往的电视剧不一样,《在一起》更追求真实感。剧中近80%的戏份演员都需要戴着口罩表演,并且很多演员是在不化妆、不做发型的情况下表演。此外,剧中医护人员的角色较多,很多没演过医生的演员要先过专业性这一关。

  《同行》里第一次演医生的杨洋告诉记者,他没开机前先去医院体验学习,跟专业医生了解医学常识、急救方法、医疗器械的使用等。“我的台词有很多医学术语,很难背,在医院学习过程中我就努力地去了解和熟悉术语。还有医疗器械的使用,比如呼吸面罩的使用、咽拭子核酸检测的操作。有些可能看起来比较容易,其实为了做到姿势准确、操作规范还是要花不少工夫。”

  《同行》的副导演林妍透露,这次拍摄除了一些特效妆,比如生病的妆,受伤的妆之外,所有演员基本上都不打粉底液,不上睫毛膏,也不做头发。“一方面想要那种真实感。真实的医生,带妆状态非常少,可能个别的女医生会化淡妆吧;另一方面是剧情原因,两位医生想方设法回武汉,奔波在路上那种情境和状况,是没有机会去化妆的。”《摆渡人》里的雷佳音,演风尘仆仆的外卖小哥,在不化妆方面做得更极致。拍摄期间都不洗头,每天顶着个大油头就去拍戏了,快结束时每天都觉得头皮刺挠痒。

  戴着口罩演戏,对绝大多数演员都是陌生的经历。《方舱》单元,靳东需要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上阵,护目镜常常雾蒙蒙,再大的特写也看不清眼睛,导演汪俊只能让工作人员不断去擦护目镜。

  靳东告诉媒体,“全副武装”之后演员互相都认不出来,全靠看防护服上的字,表演动作也要放大才行。“一开始有点不适应。导演过来跟我说,走路再快一点,因为感觉特别像老头。其实我个人感觉已经走得很快了,但穿上防护服,画面里看起来就臃肿,有点佝偻。”

  雷佳音也坦言戴上口罩不好演戏,“我眼睛小,还不像人家那样眼睛大会说话。演戏本来就得靠整体感觉,口罩一挡上我感觉信息传递比较困难。但我还是相信,只要你动心了,观众会感受到。”

  雷佳音和导演沈严达成一致,这次在创作和表演上都尽量克制,往纪录片那种平实的风格上去靠,不过分地渲染和煽情。“大家在这一时段有群体记忆。你点了一下,大家伙就懂了,反而应该做的是要克制。”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上一篇:张佳宁《燃烧》中挑战霸道女总裁: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