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东港新闻网 > 体育新闻 >

当日本球员斩皇马虐巴萨时 我们的留洋球员只能在段子里

2017-09-21 08:18 来源:未知 作者:东港新闻网

   

“在我看来,中国的球员缺乏幻想的指引,大家好像只是想从中赚钱,一旦得到了金钱的知足,他们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假如放在日本联赛的话,许多中国球员基本没有出场竞赛的机遇,但现实情形却是,他们竟然在中国拿着让人惊奇的薪水。”前日本国家队主教练冈田武史在日本大使馆的公然演讲会上,毫无遮掩的点出了当下中国足球的一大尴尬。

前浙江绿城主帅冈田武史
前浙江绿城主帅冈田武史

当人们简直快忘了在德甲连大名单都难进入的中国留洋球员希望之星张玉宁时,西甲赛场上,那个曾经单场打入皇马2个进球的日本小子柴崎岳,再次用一脚完美的抛物线洞穿了巴萨的大门。

柴崎岳一战在西甲成名
柴崎岳一战在西甲成名

柴崎岳的进球一下子引起了西班牙和日本各大媒体关注,若不是保利尼奥最后的绝杀,恐怕中国各路媒体的足球版也会被他霸占一屏幕。

把时间线移回到8月的最后一天,那一天中国和日本的大多数电视机上都在播着本国的12强赛,赛果也让两国的人民把酒言欢,中国依靠点球谋得出线的一丝活力,日本则已经依靠着15名旅欧球员的雄厚阵容提前进军俄罗斯世界杯。当然,12强赛故事的最后国足并没有让那些一直以为国足水平超烂的国人扫兴??出局无缘世界杯。

日本2-0战胜澳大利亚后提前进入俄罗斯世界杯
日本2-0战胜澳大利亚后提前进入俄罗斯世界杯

翻看日本队世预赛大名单,半壁江山都被旅欧青年才俊占据,而中国只有1个暂时被除名又难入大名单的张玉宁。

谁敢想日本足球也曾一地鸡毛

两国职业化几乎同时起步

而中国却差点毁了一大量国脚

青训是中日两国最大的差距,每一个中国球迷心里多少都清楚,但谁敢想现在在亚洲横着走的日本二十几年前居然和现在的中国一样有着逢韩不胜的“恐韩症”。

实在中国和日本的职业联赛起步时间几乎相差无几,但日本人在起步初期对于年青球员乃至校园足球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了中国,日本人明确,只有大批的后备军作为基础,才能托起日本足球的未来。

日本“足球教父”川渊三郎
日本“足球教父”川渊三郎

1993年,拥有合乎规范的青年梯队和校园足球体系成为了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准入标准”,“J联赛之父”川渊三郎当时着手树立“球员育成梯次体系”,希望借鉴德国、西班牙等欧洲足球高程度国家的青训发展体系,让日本青少年“充足拥有像欧洲那样健全的、近在身边的运动设施与环境,随时随地享受运动的快活”,而后日本足球猖狂崛起。

中国的改革有句名言叫“摸着石头过河”,1992年的红山口会议打破了体工队的模式在中国各地建立了职业化的足球俱乐部,职业化后一个大问题就是如何进步国内足球水温和对外比赛成绩。

12分钟跑是那个年代中国球员的噩梦
12分钟跑是那个年代中国球员的恶梦

“跑不外对手!”中国队外战时场上的表示直接导致全中国职业联赛增加一项长跑体能测试,12分钟内完成长跑测试,在昆明海埂参加测试,2200米是生死线,2800米是合格线,3200米是免测线。测试之后,过生死线的还要在平原地区重新测试,3200米是及格线,3400米是免测线。所谓的免测线,就是不必参加后面的折返跑测试。

参加完12分钟跑的球员通常都这样了……
加入完12分钟跑的球员通常都这样了……

当时郝海东、高洪波都是12分钟跑的艰苦户,更让一些老球迷历历在目的是,当年吉林敖东的国脚李红军就倒在了生死线上,除去国脚李红军,还有徐根宝国奥队时代的高中锋,湖北武汉的蔡晟等人。

在中国足球换上了田径鞋时,日本足球正一步一个足迹的成长。

现在每到鹿角重要比赛 球迷都会举起印着济科的TIFO鼓舞球队
直到现在鹿角一些重要比赛 球迷还会举起印着济科的TIFO鼓励球队

J联赛早期日本国内企业投资足球风气高涨,一掷千金的大气一点也不输新政下发前的中超,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曾效力于鹿岛鹿角的济科了,另外当时巴西的足球天才比斯马克24岁时就飞驰日本,前巴西队长邓加、拜仁的尤尔金霍、米兰的莱昂纳多等算的上世界级的球员将自己的黄金年纪贡献给了J联赛。

冈田武史执教绿城时 这一幕令人动容
冈田武史执教绿城时 这一幕令人动容

冈田武史先生在前《体坛周报》记者应虹霞所著《日本足球的明治维新》(2012)一书的推荐序中写道:

“当下中超联赛正在踊跃迎聘任注明外援和洋帅,这虽然不是坏事,可是一场奢华盛宴,并非有了世界级超级球星这样的贵宾,就可以顿时蓬荜生辉。重要的是,在此之前,需要有人准备盘子、购买配菜、打理菜单,需要有很多人提前铺垫。”

“日本J联赛也并非因为大牌球星济科的驾到就忽然取得了成功,莫若说这更多的归功于无数籍籍无名的人们与日俱增的点滴尽力,最后济科先生为这场豪华盛宴按下了启动开关而已。”

日自己第二次开拓欧洲之路后的第4年

销售型中场带着国人的寄托再登陆德甲

南非世界杯上日本国家队第二次杀入16强,世界杯停止后日本足球也掀起了第二次旅欧热潮。三浦知良、中田英寿等日本球员在2000年后相继留洋是日本足球第一次高潮,而南非世界杯后则是第二次,直到现在仍处于热潮之中。

2010年7月内田笃人、香川真司、矢野贵章等国脚相继加盟德甲球队,当赛季欧洲转会市场封闭最后一天阿部勇树加盟莱斯塔,那时在欧洲联赛效力的日本球员一共有11名,直接可以排出一套华美的首发阵容。

长友佑初到国米就俘获了这里的球迷
长友佑初到国米就俘获了那里的球迷

“日本足球的路,就让我来开辟吧!”长友佑都说道。

2011年长友佑都成为蓝黑军团的一员,彼时的国际米兰仍是欧洲超级豪门球队,而长友佑都天然也就成为了继中田英寿之后第一个进入超级豪门的日本球员。2010-2011赛季,多特蒙德蝉联联赛冠军,当赛季德国杯冠军也收入囊中,香川真司则是以相对主力的身份代表多特出生入死。日本球员谦虚的性格和顽强的意志力得到欧洲足球的一致好评,先头兵们为后继者敲开了欧洲的大门。

柴崎岳进球后被西甲官方喻为“超级赛亚人”
柴崎岳进球后被西甲官方喻为“超级赛亚人”

令日本足球略有遗憾的是,西甲一直没有日本球员能取得过成功,家长昭博、清武弘嗣、乾贵士等球员连续向西甲动员冲击,然而直到柴崎岳的呈现,才让日本人登上了西班牙媒体的头条。

中国人并不是在欧洲毫无地位,孙继海在英超至今都有较高的位置,2016年还被选入英格兰足球名人堂,另外范志毅、杨晨、郑智、邵佳一等人也都在欧洲留下了不错的成绩。然而在中国足球最如火如荼的这几年,中国球员却在留洋上面很是尴尬。

“张稀哲带帽”典故出处
“张稀哲带帽”典故出处

张稀哲前往狼堡的那年,正是日本球员第二次敲开欧洲联赛大门后的第4年。张稀哲在德甲半年游几乎成为每一名妄想旅欧的国内球员的背面教材,“销售型中场”、“狼堡3比1大胜张稀哲带帽”……连张稀哲自己都忍不住屡次在节目中吐槽本人的阅历。

德语零基本的张稀哲与几乎没有什么中国人的德国小村落分外的不搭调,饮食方面的枯燥更让他想念北京的烤鸭和火锅。更残暴的则是天天的工作,据当时驻德国的随队记者讲述,张稀哲初到德甲与替补球员一起训练,体能方面确切有些跟不上,当和许尔勒等一线队球员热身时,主力球员们才稍稍出汗的时候张稀哲已经力不从心。

柴崎岳险些加盟10天就拎包回国
柴崎岳险些加盟10天就拎包回国

水土不服并非张稀哲一个人的困难,那个持续两次攻破过皇马大门的柴崎岳也险些错过上周射穿巴萨的机会。今年年初,柴崎岳正式加盟西甲球队特内里费,到队后的第10天,饮食导致的肠胃问题让他“去意已决”,好在他终极解决了生活上的问题。

同样面临尴尬的还有张琳?和张玉宁。张琳?受切尔西邀请却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而张玉宁被国人视为当下中国球员留洋的希望之星,却在荷甲打替补、德甲连大名单都没有进入的机会。

日本联赛模式在中国暂时行不通

中超的钱成了留洋球员的“坟墓”

J联赛前身叫做JFL(日本足球顶级业余联赛),JFL参赛各队则是日本各地的企业球队,1991年日本足球大刀阔斧进行改革,J联赛应运而生。

川渊三郎在外求学时,德国足球的景象深深的影响了他。川渊在一所学校见到了数块足球训练场,除了在球场上戏耍的孩子们外,当地的职业球队正在其中一块足球场踢着训练赛,而当时德国高度职业化的联赛也自然不再拥有企业冠名的球队,这一切川渊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1993年J联赛开幕式盛况,自此日本足球走上了近20年的职业化之路。
1993年J联赛揭幕式盛况,自此日本足球走上了职业化之路。

30年后,这个川渊三郎成为了JSL的总务主事,而后成为J联赛的首任主席。JSL作为J联赛的前身,川渊三郎为其制定了严格的联赛准入制度,又设置了一个较高的门槛,即球队必需独立运营,从企业的从属部门脱离且独立核算,这样做的目标则是为了让球队与地区严密相连,换句话说,这则是要求各支球队摈弃原来的企业性质,名字中不再带有企业名称,俱乐部需要自主依靠运营求生,缓冲期为2年。

柴崎岳所在的鹿岛鹿角那时叫做住友金属,而上海上港行将在亚冠反抗的对手浦和红钻前身则是三菱汽车。1993年,J联赛开幕所有球队撤消了企业名称。

24年前日本联赛就做到的事件,中国联赛却越来越难做到。

可能让以自己企业命名的球队在联赛中挥斥方遒是每一个企业家喜闻乐见的事情,其广告效应远比直接投放广告位笼罩面更广、投入相对更少,球队的冠名更是俱乐部的一项超高收入,联赛最炽热期若是提出去企业化的计划,也许会消除不少企业投资足球的积极性,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新政是好是坏真说不清。
新政是好是坏?一两句话真说不清。

因此在当下中国联赛,球队与俱乐部依旧都是各大企业下的附属公司,在限制引援的新政下发前,中超各队近乎疯狂的在转会市场上拉拢强援和潜力球员,因为中国联赛的俱乐部并不担心亏损,除了高水平的世界级外援到来,那些在欧洲打拼的中国留洋好苗子也被各队用不菲的价钱捞回了国内。

今年夏天,日本队中的关根贵大与德乙球队因戈尔施塔特签约4年,队友金子翔太、三浦弦太、坂井大将纷纷被欧洲球队相中,而中国国青队海外球员中的佼佼者唐诗、张修维、高准翼、韦世豪都已经结束留洋生涯,悉数回国。

如今新政眼前,世界级球员将会越来越少,中超的抗衡性会相对下降,而被高价请回来的这些海归球员也很难再返海外,不得不说这是这些球员幸福的悲痛。

就当做我们也是刚起步吧

中国足球的特殊道路更需要时间

“日本足球协会的注册青少年球员(18岁以下)的人数是75万2966人,而中国的这一数字,截止到2016年仅为4万2153人。中国的人口是日本的10倍以上,按这个比例来斟酌的话,中国的青少年球员应该到达750万才可以。只有拥有这么大的基数,青少年和教练员的造就才干开花成果。”冈田武史在讲座上提到了日本与中国对青训重视水平的不同。

得益于中国职业联赛的飞速崛起,加之新时代的家长思维意识形态大不同于从前,因此足球项目已经不再同过往如洪水猛兽一般,越来越多的足球机构涌现,家长们也愿意让孩子多接触足球这项群体性项目。

青超联赛打破了传统教育格局的局限
青超联赛打破了传统教导分区的局限

另外,今年中国足协获得了一项历史性的打破,胜利的举行了青超联赛。用足协副主席李毓毅的话说:“青年联赛曾经是小(学)不出市、中(学)不出省,因为学校和家长都担忧出什么平安问题。但如今青超联赛攻破这个壁垒了,终于各地的青少年球员能够以地域联赛的形式相互商讨了。”

严格的赛划分配,高密度的赛程只管使青少年球员感到了“累”,但最少有比赛可踢,逐步解决从前青训球员比赛数目严重落伍于国际水平的问题(2011年中国青年球员每年只有20场比赛可踢,但如今年均比赛数量已经可以达到40~50场,正向国际标准60场迫近),也在现阶段为中国青训找到了一个适合的展示舞台,成为了足球发展的独立体,而非从前职业俱乐部的附庸品。

申花精英梯队此前赴西班牙参加地区联赛
申花精英梯队此前赴西班牙参加地区联赛

而只有这种联动发展的模式才能给疆域广阔的中国各地青训一个相互借鉴、学习的平台,不同水平的球队较量才能让球员和教练真正意识到差距所在,借此以成为良性循环来增进青训发展。另外,各家中超俱乐部也都全力以赴在构筑精英化梯队,并在合适的机会派去欧洲参加地区性联赛对队伍进行捏合铸造。

中国足球何时能再登上世界足球最高舞台?
中国足球何时能再登上世界足球最高舞台?

【结】

“在一些非常重要的位置上,中国足球缺少那种酷爱足球,真心想把这里的足球搞上去的人……”

话未说完,台下的掌声打断了冈田武史的演讲,这位浸淫在中国足球多年的日本教练又说出了中国足球一个新的老问题。

李旭

最新资讯>>